救命药疯涨,包装来“背锅”?

  拯救药疯涨,包装来“背锅”?

  过去每瓶100片装,零售价16元;今年换成15片独立包装,零售价25.7元——冠心病“拯救药”硝酸甘油单片落价近11倍。北京益民药业公司心脑血管类主打产物硝酸甘油系列,一向占有世界该产物的70%的市场。公司解释称:包装换新后,过去的生产线用不了了,改成手工包装,于是成本和工时都添加了。(见6月3日《工人日报》)

  一大瓶的拯救药,换了精细的“分包装”,价钱就上了天?这类“挣快钱”的手法,在一般商品规模也就是个没衷一是的道德话题,爱买不买、周瑜打黄盖;但若是用在药品规模,特别
仍是拯救的常用药,未免有些趁火打劫。

  客观地说,硝酸甘油单片落价,不是没有合理性,比方,原材料暂时性断货,导致终端价钱水长船高
;换包装带来成本上扬;硝酸甘油大多是在心绞痛爆发时含服,100片装的大瓶药开封后往往会造成浪费,换成小包装未尝不可……无非,从终端价钱来讲,药价翻了多倍,甚至在很多都会出现一盒难求的状况,恐怕就不克不及仅仅靠市场的无形之手来调节供求了。

  硝酸甘油这类药品,对冠心病患者来讲
,是生命攸关的刚需,买不买得起、买不买失掉,是生命权利上的问题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相关职能部门有两重责任:一是拓宽原料药供应渠道,打击原料药垄断落价行为;二是落实终端价钱监禁,不挣钱固然不合理、狮子大开口也要遏止。即便落价,公共财政恐怕也应浓缩或分担一部分,而不应让消费者和药厂厮杀博弈。

  近年来,拯救药自己喊“拯救”的例子不少,像鱼精蛋白、他巴唑、放线菌素D、促皮质素等,都出现过不同程度的短缺征象。药企当然要吃饭,无非,在这波“分包装潮”里,借机落价的心毕竟存不存在呢?药企不是福利院,只要监禁稍微走神分心一些,价钱上的冲动恐怕古今中外都是一样一样的。

  若干年前,病院里的药片是可以简装出售的。今天,终端分装密封的技巧更为进步成熟,病院或药店里反而买不到那种“需要若干买若干粒”的药片,这毕竟是药品规模的进步仍是某种优点裹挟?

  廉价拯救药一片难求,这个问题不克不及一再纠缠不清。

邓海建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uiaiguo.com